菜单导航

投资公司

标普穆迪惠誉加剧金融危机引争议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日期:2017-09-11 15:34|来源:未知

     

9月7日,穆迪下调了交行的长期/短期存款评级、基础信用评估(BCA)和调整后的BCA。根据穆迪方面的评估,此次下调的原因,是交行的资金来源相对弱于其他国有银行,并且在市场资金成本上升的环境下,该行盈利能力承压。然而,有批评人士称,评级机构可能会提供存在偏见的评级。投资者不应该完全依赖评级机构的观点,信用评级其实也只是观点。因此,投资者自身需要对债务和相关债券的安全等级做尽职调查。

9月7日,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以下简称“穆迪”)将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行”)的长期/短期存款评级、基础信用评估(BCA)和调整后BCA均进行了下调,并且将其交易对手风险评估也从 A2(cr)/P-1(cr)下调至 A3(cr)/P-2(cr)。根据穆迪方面的评估,此次下调交行BCA的原因是,交行的资金来源相对弱于其他国有银行,并且在市场资金成本上升的环境下,该行盈利能力承压。此外,穆迪在下调交行评级后的同一天,同时将交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交银租赁”)长期/短期发行人评级从A2/P-1下调至A3/P-2,并且将交银租赁发展香港有限公司的长期发行人评级从A3下调至Baa1。而穆迪方面给出的原因则是,在压力情况下,交银租赁获得母公司特殊支持的可能性极高,“因此,交银租赁的母公司评级下调导致其评级下调。”穆迪表示。

穆迪多次下调大型银行评级

作为人所熟知的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穆迪的评级结果对于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不容小觑。事实上,近年来,穆迪下调国际大型银行评级,也早已不是一件稀奇的事。 根据本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穆迪在今年已对阿曼、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中国的部分银行发出了“下调令”。

日前,根据阿曼当地报纸《马斯喀特日报》的报道,穆迪继8月份将阿曼投资等级下调至倒数第二级后,又将阿曼银行体系的展望降至负面,以反映出阿曼经济增长的放缓以及政府支持银行和收紧流动性的能力下降。而在今年6月下旬,穆迪宣布下调包括澳新银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澳大利亚国家银行(NAB)以及西太平洋银行在内的4家大型银行评级,以提示关注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抵押房屋贷款。穆迪认为,房价的大幅上涨、家庭债务的增加以及工资增长乏力,均会对银行业构成威胁。

另外,在今年5月,因负债水平高以及房价迅速飙升等因素,穆迪对加拿大银行业整体运营情况表示担忧,因此,一次性下调了加拿大6家大型银行的信用评级,而根据估算,这6家大型银行总资产约占加拿大银行业总资产的90%。穆迪高级副总裁大卫·贝蒂在下调评级的消息宣布后表示,加拿大私营部门债务水平的不断增加,或将导致资产质量恶化。与此同时,加拿大银行业在消费者负债水平居高不下以及房价持续上扬的情况下,更容易受到经济下行风险的冲击。

评级机构商业模式存在利益冲突

作为当前全球重要评级机构的穆迪创立于1909年,至今已拥有百年历史。随着穆迪的发展和壮大,逐渐占据了评级市场的主要份额,其与另一家国际评级机构标普甚至形成了近乎垄断的局面。“如果你不去找穆迪和标普(做评级),市场就不会接受你。”有华尔街前银行家如是说。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债券等债权交易的体量不断增加,评级机构的影响力也在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资金和机构依赖信用评级。然而,这些拥有广泛影响力的国际评级机构又是否值得被完全信任?

2008年金融危机成为了评判评级公司运作模式以及在金融市场中作用的一个鲜活例子。当前全球评级机构的主流地位被标普、穆迪以及惠誉把持。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这3家评级机构均受到了严格的审查。有批评人士认为,正是由于这些评级机构对资不抵债的部分金融机构作出了过于乐观和有利的评估,并且支持了那些“极度危险”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从而加剧了金融危机。此外,这三大评级机构在欧洲主权债务评级方面也引发了更多的争议。当时,西班牙、葡萄牙以及爱尔兰的主权债务评级被降至“垃圾级”,并且还下调了法国、奥地利以及其他主要欧元区国家的信用评级。部分欧盟官员表示,这些评级结果加速了欧元区的主权债务危机,并且就此呼吁建立欧洲独立的评级机构。

更重要的是,当前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均面临着一个重要的内在矛盾和争议——由债券发行方向评级机构缴费,以获得评级。评级机构对于公司债券和结构化产品的评级是需要收费的,而采用这一商业模式就不得不面对潜在的利益冲突,在这种情况下,投资方是否可以获得真实、有效并且透明的评级结果呢?发行方自然想获得更高的评级,使其可以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并且降低融资成本。因此,有批评人士称,评级机构可能会提供存在偏见的评级。

而评级机构的这一弊病已经引起了市场和监管层的关注。在金融危机后,美国和欧洲都已采取措施对评级机构“三巨头”进行监管,确保其具备更多的透明度和竞争力。美国的多德弗兰克法案以及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均要求评级机构承担责任,保护投资人。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三巨头”的评级版图和其商业模式依然没有被动摇,并且除评级机构之外的、被广泛接受的风险评估机制也没有被确立。

因此,有观点认为,无论评级机构是否在提供准确信用评级方面失败了,投资者都不应该完全依赖他们的观点,信用评级其实也只是观点。标普曾表示,他们的评级不应该被当作信用质量的保证,或者是违约风险是否会发生的确切评估。因此,投资者自身需要对债务和相关债券的安全等级做尽职调查。

上一篇:2017全球创新者大会重磅开幕 剑南春助力为全球创新者喝彩
下一篇:U净荣2017世界物联网博览会新产品新成果金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