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南国沙滩的回忆 更多>>
 

    南国沙滩的回忆

    时间:2018-01-13 南国的沙滩总是一望无际。在充沛的阳光中踏着细软轻沙,不期然便会令我洒下阵阵清脆的笑语声。
    我感到快乐,在笑容的背后有着-连串故事;我伏在沙滩上,瞇起双眼面对南国,背后那故事在空气中浮升而起,是-个南国的故事,一个属于我和他的故事。
    窗纱隔住了耀眼的阳光,但我仍然闭上眼睛,伯一张开眼帘,便会控制不了心内的羞涩。
    他的手从后伸过来环抱我,灵活的手指停留在我乳房之上,有节奏地扫过我那敏感的凸起之地。虽然隔着衣服,但我仍感到难奈的炙热,是他那张开而且大力抓紧我双峰的巨掌来,也是我自身心发出难耐的慾火。我曾经告诫自己,这一次南国之行定要守身如玉,越是矜持,越保持我在他心内的尊贵,可是,如今只是透过衣服的接触,已令我情不自制,神魂颠倒,怎办?
    我以为咬紧牙关可以排除万难,但…他的另一只手却正穿越我的内裤。手指在阴毛上擦过,我发出了一浪震颤;手指攀越阴毛,接触上我正湿润的下体,我知直我将要全面失陷了;手指在阴唇间游弋,然后忽然来一个突入,我清楚地听到一声娇喘,一阵呻吟,我更清楚他听到那是我自己的声音。
    或者,行为上我早已经放弃抗拒,只是心理上仍然不希望投降。不过衣服从身上一件一件的被拿掉时,我竟然有点兴奋,甚至有点埋怨他手脚过慢。
    乳房终于全露出来了 乳头终于矗立向天了。我知道这一双红晕绝对可以颠倒众生,令所有男性目定口呆,但却绝没有想过自己一直示为必胜武器的,如今却成了被攻陷的堤坝。
    他没有彼我那点红晕击败,反而霍然低下头来,张开嘴巴,把我的山峰吸啜在他的口腔之内。手一边在乳房的四周挤压,舌尖一边在乳峰上打滚,一内一外的夹击,令这一山头全被攻佔。当他抬起头时,我知道那发硬了的顶峰早已如挥动白旗的士兵,发出了投降的声音,而唯一分别,是这个士兵居然还期望敌人来攻佔多一欠,甚至两次三次。
    可惜,他已经转移目标他坐起身来,看看我满足的面容,然后迅速地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把那擎天的一柱冲弹到我的面前。我从未与这样的巨柱如此接近,剎那间我只感到手足无措,想别过头去,又下捨得;结果就在这迟疑的当时,他一手提看自己粗壮的巨肢,一手按看我的头部,两手发力,我的头和他的身体迅速接近,还来不及惊愕,他那令人讚歎的巨柱已一冲直入我的口部,充塞着口腔内每一吋空间。
    由愕然到醒觉只是三两秒间的事,我忽然发觉自己的贪婪远超于自己的想像。我的口含着他的下体,我的舌头像无师自通地在膨胀的下体间滑行,时而在柱的四周流窜,时而在柱顶转压;他像是得舂了前所未有的享受,整个人摊软地倒在床上,我得势不饶人,头部开始有韵律地在他下面高高低低地移动,口腔同时有节拍地吸吸啜啜,他的整条巨柱几乎无一吋遗漏地在我的包田中得到润泽。
    我一心以为这一次的反客为主会为我带来胜利,谁知就在他快将无法容忍的时候,忽然奋 来一个大转身,把我和他的位置对调。
    我刚倒在床上,他的巨柱已从我的口中抽出,我伸手一把抓实,火烫得很;我刚想把「他」再拉进口内时,他竟然腰肢一挺,另一只手已伸到我毫无遮掩的洞口前,然后二话不说,除了大姆指外、四指竟然同时插进洞内,那份胀满的感觉毕生难忘,同时也让我发现自己原来真有「容人之量」。
    他的四只指头进入洞后不单未感满足,而且还要左冲右突,我叫喊,但叫喊声原来只会令他们更受鼓舞。那四兄弟相约离去,但大哥却马上助攻,没有任何先兆,一下子便跑了进来,再而出出入入的抽插。
    期间我曾经奋力坐起来,用尽全身力气的上下左右提升摆动身体,务求把那巨柱迫得透不过气来。我知道目己已尽全力,尤其在我不时感觉到那巨柱被我迫进探渊的深处时;不过令人洩气的是无论我多努力,巨柱的粗壮不改,精力不减。
    他在正常的体位下出入无数次,而且速度惊人,然后是侧入,我侧转的身体无力抗拒,他双手拉养我的腰肢抽送,巨柱比前入得更深;接着是高入,双腿被他双手分开,几乎搁在他的胳膊上,下面的洞穴张得比平常大数倍,配以过份流泻的汁液,在他挺腰奋进时发出「吱吱」淫声。
    我以绝大的呻吟声发出投降的呼吁,可惜这呼吁只变成一声声的鼓励打气,使他更具澎湃动力。他每一次抽退都带来我丝丝空虚,接着原来一下急速填满,直没至顶,这种失落后的充实令我欲拒澴迎。
    经过连番奋战,他-下子把火柱抽出,火柱吐出熔岩,一点一滴激射在我的胸前,滑过我的乳房,绕过我的乳头,然后在身旁如瀑布滑下。我只遗憾,为何这些熔岩不足以把我的全身涂满?后来我的遗憾得到了补偿,不过己是两三年后,那一次我同时接受了十一个人的发射。
    不过纵然如此,但当我再走在南国的细沙上时,他给我的第一个感受仍然是我脑海里-段最堪玩味的故事。
    南国的沙滩总是一望无际,包括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