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野蛮斗士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七章 野蛮斗士

    时间:2018-01-13 叶天龙他们离开「暗香阁」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有钱的大爷留宿的早就找到中意的小姐,回去的也早已经走了,路上已经看不到几个行人了。
      此时星月无蹤,大地一片黑暗。华丽的马车转过一个街口,眼前是寂静黑暗的长街,原本沿街每隔三步设立的风灯竟然全部都没有点起来,幸亏他们随身携带灯火,才不至于要摸黑前进了。
      领头的一个左宰府卫士将灯火点起来,口中嘀咕道:「真是奇怪,昨天我来的时候,这里还是好好的,现在怎么一个灯都没有了呢?」
      他旁边的卫士接口道:「那还用说吗?一定是被那些贱民们偷去卖钱了,谁叫现在的帝都有这么多身无分文的穷人。」
      后面一个策马挑灯的卫士赶上来低喝道:「老余,你不要命了,在这里胡说什么啊?」
      这时候一行人均已经走上了这条长街,清脆的马蹄声击碎了寂静的黑夜。因为叶天龙现在所乘的马车是吉里曼斯的,所以在车边护卫的都是左宰府的那些卫士。辛西雅和其他的女飞卫们都是护着叶天龙原来所乘的那辆马车跟在他们的后面。叶天龙的马车也是大有来历的,它可是于凤舞的坐驾,以前于凤舞在艾司尼亚时就是以这辆马车代步的。
      随着灯火的点燃,他们这一行人的所在亮了起来,一阵夜风吹来,将地上的人影吹得摇摇晃晃,拉长缩短。
      骑在队伍中间的辛西雅突然间感到一阵不舒服,无故的心神不定,这在她的记忆中可不是什么好事。她猛的一带胯下的战马,浑身流露出戒备的神情,此时她身后的那些女飞卫也似乎感受到同样的气息,无不神色一凛,手摸上了身边的武器,这是发现敌人的表现。
      与此同时,和叶天龙坐在一起的玉珠突然一碰身边的倩公主,眼神出爆出幽深的寒芒。和玉珠在一起已久的男人马上知道她这个神情的含义,不禁猛然一惊,也静下心来细查週遭的情况。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的吉里曼斯吃惊地说道:「有什么情况吗?」倩公主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暗暗骂道:「装腔作势的老头,自己不会看吗?」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间从长街的后面传来,众人都扭头往后望去,辛西雅她们更是全神戒备。
      来骑十分迅疾,黑暗中一下子出现了重重的人影,他们排成了平行的三列横队,如移动的墙一般推进。辛西雅她们看得真切,总共是二十七名全身都包在黑甲衣中的骑士,面上都带着黑色的面罩,手中举着的弓弩在灯火下闪着可怕的寒光。
      几个落在后面的左宰府卫士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声机弩响,利弩如同暴雨般袭来,惨哼声中,他们空有一身的好武功,却是变成刺猬一般的栽倒在马下。
      射向辛西雅她们的利弩则被她们一一打落,后面的几个女飞卫已经转身严阵以待。这时可看出在左宰府的卫士中的确有高明的人士,转眼之间,在众人的周围已经出现了一道防御结界,将那些黑甲骑士的第二波利弩攻击挡在外面。
      见利弩无功,黑甲骑士们纷纷丢掉手中的弓弩,拔出配剑,一踢胯下战马,加速冲刺,旋风般冲过来。已经消耗了不少能量的防御结界只经得起他们一次强力斩击便告破裂,这也说明了这些黑甲骑士不俗的实力。
      一阵大乱,左宰府的卫士们纷纷掉转马头,拔出身上的刀剑,咒骂着迎上前去。辛西雅带着女飞卫们趁机往前移动,靠到叶天龙他们坐的马车边。
      叶天龙出现在马车的前面,大声喝道:「不要慌乱,注意前面的敌人!」辛西雅她们见状纷纷围了上来,把这辆马车保护得严严实实。
      神情肃然的玉珠和满脸好奇的倩公主站到了叶天龙的后面,倩公主她那两个孪生姊妹花也从后面的马车中探出小脑袋。倩公主朝她们招招手,小春和小秋会意地跃到她的身边。
      正要往后赶的那些卫士听到叶天龙的话,立刻拉住坐骑,朝前看时,不禁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起,在他们不远的前方四周,出现了不少的劲装大汉,正一言不发地望着他们。
      后面的黑甲骑士和左宰府的卫士已经战成一团,战马嘶叫声,兵刃交击声,卫士们的喝骂声,让原本寂静的黑夜变得热闹非凡。那些黑甲骑士倒是一言不发地闷头直攻。
      那些劲装大汉也开始向马车发动攻势,虽然他们的人数只有十九个,但攻击力远远大于后面那些黑甲骑士,一个照面,有几个左宰府的卫士已经被他们生生从马上轰下来,连战马也被击倒。其中领头的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剑士,手中的长剑爆出骇人的厉芒,更是所向披靡,剑势分合之间,强悍的卫士根本佔不到一点的便宜,反而成为其剑下之鬼。
      让叶天龙更加惊奇的是左宰府卫士中那几个术士发出的魔法攻击居然对这些个强壮的大汉起不了多少的作用,最多只能伤到他们的一些皮毛。
      吉里曼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原来是天河国的野蛮斗士,怪不得这么厉害!」
      「野蛮斗士?」叶天龙愣了一下,他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他们的来历。看来要让女神战士们出手了,不然的话,两边都吃紧,就麻烦了。因为此刻后面的卫士已经有些挡不住了,而前面的那些卫士更是节节败退,眼看就要攻到马车前面了。
      叶天龙当下对吉里曼斯说道:「让前面的人都往后去挡住那些黑甲骑士,前面的事情交给我们好了。」
      吉里曼斯看了一下叶天龙身边的女飞卫,见她们个个流露出来的惊人气势,便知道这是一些可怕的高手,就下令让自己的卫士们转身应付身后的敌人。
      前面的野蛮斗士见敌人往后退去,正要前冲的时候,倏然发现前方爆出一道极亮的白光,接着只听得一声震天的霹雳,将整条长街照得亮如白昼,甚至于连整个艾司尼亚都被惊醒了。
      「九天落雷!」
      无论是野蛮斗士还是左宰府的卫士都不由得停顿了一下,识货的高手都知道这样可怕的电系魔法所具有的威力。虽然那些野蛮斗士退得很快,但首当其冲的一个野蛮斗士还是被这一击震得飞了起来,落下时已经是一具焦黑的尸体。
      叶天龙回头看了一眼正跃跃欲试的倩公主,见她正準备再发一记,便苦笑道:「可不可以把声音弄小一点,我的耳朵都快要被震聋了!」
      倩公主偏着小脑袋想了一下,沮丧地说道:「那样的话好像做不到耶!」这时女神战士已经迎上了前去,挡在了重新冲上来的野蛮斗士的前面,和他们战在一起。
      吉里曼斯也对倩公主的这一下震惊不已,叶天龙的身边居然有这样一个魔法师,从这一记魔法攻击来看,绝对有大策法师的水準。可是从其清秀的外表看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叶天龙的身边到底藏着多少的高手,他真正的实力究竟如何?
      吉里曼斯的心中不禁有些害怕,他把这样的男人抬起来和尤那亚较量,到底会是福还是祸呢?不过让他稍感安心的是,现在看来,叶天龙还是比较靠近自己这一方的,而且叶天龙还有那么明显的弱点,自己应该还可以控制住局势的。
      野蛮斗士中的那个领头的剑士眼睛中现出焦急的神色,因为倩公主那一惊天动地的一击,非但告诉他眼前的敌人具有超过他预算的实力,更是将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全部惊醒了,不用想也知道,片刻之后,大批的甲冑骑兵会蜂拥而至,能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举起长剑,在空中挽出一朵灿烂的剑花,口中大喝一声:「斗士变身!」
      场上的野蛮斗士均暴喝一声,双目中射出狂乱的神情,衣服的破裂声中,从每一个野蛮斗士的手肘部,膝盖处突出了锐利无比的骨刺,让猝不及防的女飞卫们吃了好几下,有几个女神战士的身上添加了几道血痕。
      「亮盾!」
      辛西雅见状,娇叱道:「大家小心,他们的攻击和狂暴战士十分相近。」
      场上的女神战士齐齐将背后的小银盾举到手上,「铮、铮」数声响过后,原本小小的银盾竟然涨成三尺方圆的圆牌盾,配合右手的飞电标枪,把陷入狂热状态的野蛮斗士挡在三尺以外。
      因为她们知道狂暴战士的厉害,作为魔三族中排名第二的狂暴战士,实力的强横是足以和女神战士们相提并论的,他们最大的武器就是在战斗中突然现出的尖锐骨刺,从身体各个部位都可以发出的骨刺让他们的敌人防不胜防,而且当他们陷入暴走状态后,一个狂暴战士足以将一支军队消灭。当然他们的缺陷也是明显的,经过一次暴走之后,狂暴战士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只有少数的高级狂暴战士可以经历几次的暴走。
      现在女神战士面前的这些野蛮斗士很明显是狂暴战士的变种,他们也具有特别强大的肉体,战斗中可以伸缩的骨刺,只是能力没有狂暴战士那样可怕,骨刺也只能从肘部和膝部发出。
      但这也只是她们这些女神战士的感觉,谁叫她们是强大的神族。对于其他人而言,这些野蛮斗士可怕之极,你想,如果在战斗中,对手的攻击明明是够不到你的,可突然间伸出来的骨刺使得够不上的一击变成了足以致命的一击,面对这样的敌手,任谁也不敢大意,至少要留一半的精力来防备不知道什么时候发出的骨刺。但是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实力,甚至连野蛮斗士的皮毛都无法伤及,特别是当他们开始发狂的时候,他们的皮肤也会发生变化,变成比一般铠甲都坚固的天然屏障。
      吉里曼斯是深深知道这些天河国野蛮斗士的可怕,所以看到十五个女神战士居然可以将这些野蛮斗士牢牢挡在圈外,寸步难行,不禁十分惊讶叶天龙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招来的这些美艳女人,真是既好看,又实用。
      他不由得转头望了一眼正和玉珠低声说话的叶天龙,心想:「真不知道这个家伙什么地方生得好,居然有如此的狗运,连身边的女人都这么厉害!」
      本来混在女神战士中间的那两个金凤卫已经退到了叶天龙的前面,仗剑而立,全神贯注地望着面前的战斗。
      第一次亲身经历如此搏杀场面的倩公主更是兴奋异常,她按照叶天龙的吩咐,发一些简单实用的攻击魔法,在后面辅助女神战士的行动。虽说是一些相对简单的魔法,可是从她这个大策法师手中发出,威力还是相当可观。那些原本以为自己完全可以抵御魔法的野蛮斗士大吃苦头,一不小心,不是被倩公主的电击灼伤,就是被她的火球烧伤,这因为让那个领头的剑士大为凛然,知道凭自己这些人手,还是不能完成任务的。
      没容得他多想,倩公主在叶天龙的指示下,专门对他发起魔法攻击。
      小手一指,三点火星成品字形飞出,等到了他的面前,已经变化成三条骇人的火蛇。
      「火蛇之舞!」
      随着倩公主的小手挥舞,三条火蛇好像是有生命的活物,将这个领头的剑士团团围住,上下翻飞,左右盘旋。
      炽热的气流扑面而来,让这个剑士感到有些口乾舌燥起来。他现在就像是陷入火炉中一般,连四周的空气都是火热的。
      一条火蛇扑上来,将他劈出的长剑缠绕起来,剑上传来的灼热感使得他只有在剑上加注内力,而此时另外的两条火蛇已经从左右缠将上来。
      他知道如果被这两条火蛇缠住的话,那就不是一下两下可以摆脱的,今晚的任务已经宣告完全失败了,对像之中竟然藏有如此之多的高手,说明了自己这边的情报有缺欠。脚下大地的震动更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他,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已经出动了强大的甲冑骑兵。如果再迟疑片刻,可能就再也走不掉了。
      当机立断,他运起一口精纯的真气,张口喷在正缠住手中长剑的那条火蛇上,浑厚的真气顿时将正要涨大的火蛇生生压制住,从长剑上退了下去,还原成一条细细的火焰。
      翻腾的那两条火蛇已经沾上了领头剑士的衣衫,倩公主看在眼中,心中高兴极了,她转头望着叶天龙说道:「我把那个家伙困住了,你要怎么奖励我啊?」
      叶天龙还没有来得及答话,玉珠已经在一边接道:「还没有呢,快看他的表现!」
      倩公主连忙看时,只见在火光之中,那个剑士的眼睛倏然大亮起来,神光甚至盖过了火蛇所散发出来的光芒。然后他身上的衣衫突然间向外方撑胀开来,居然将那两条火蛇弹开,显然是无法再伤到他的身体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倩公主口中唸唸有词,手上也不怠慢,给那家伙补了一记电击。
      「脱袍让位!」
      玉珠颇感意外地看着那领头的剑士一个身子从倩公主的攻击圈消失,只留下了那件衣衫好像受到无形的支撑而接下了耀眼的闪电。现在的玉珠对大陆各家武功的了解已经绝对算得上是专家,因为平日无事的时候,于凤舞经常和她们几个说些各方面的知识。
      「彭!」
      倩公主发出的闪电岂是失去主人本体的衣衫可以抵挡,一触之下,衣衫上所含的真气顿时烟消云散,围绕在衣衫四周的火蛇立时大放光芒,将这衣衫吞噬得一乾二净,不留丝毫的痕迹。
      剑士的身影出现在野蛮斗士的身后,一眼就看到了辛西雅的飞电标枪吐出雪亮的电芒,消失在前面一个野蛮斗士的身上,让他浑身颤抖的连退好几步,气势大为萎缩。再看其他那些野蛮斗士,无不是被面前的女人压得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来,发出的骨刺全部被那闪着银光的薄薄的盾牌接住,丝毫不起作用。
      这也得怪他们的运气实在太差了,什么对手不好找,刚好遇上了和魔族交过无数次手的女神战士,对于这种可怕的骨刺,女神战士们可是知根又知底,加上野蛮斗士的实力又不如真正的魔族狂暴战士,她们应付起来当然是十分自如。
      一声尖锐的呼哨声,野蛮斗士和后面的那些黑甲骑士同时急速回撤,断后的人抛出数十个烟雾弹,漫天的迷雾腾空而起,在混乱之中他们将伤亡的同伴也带上,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蹤了。
      「该死的家伙!」
      很有精神的倩公主生气地跺着小脚。一边发出风系魔法,霎时间狂风大作,将长街上空的迷雾吹得一丝不剩。
      片刻之后,整条长街上布满了全副武装的城卫军,知道是左宰大人和新任的东督大人遇到袭击后,更是有大批的甲冑骑兵将整整一个街区团团围住,非但是石义信带着东督府的众将过来,而且连其他三个提督也赶来了。
      吉里曼斯神色凝重地对叶天龙说道:「此次遇刺,幸亏有天龙的人在,要不然我真的有难了。光光是应付那些黑甲骑士,我的卫士就伤亡过半了,不过他们也没有讨得好去,据我的人报告,黑甲骑士也有十几个伤亡。」
      叶天龙先是谦虚了一下,然后也郑重地说道:「真是奇怪,这些人怎么会知道大人的行蹤?如果说是巧合,这也太难以置信了!大人以后还要多加小心啊!」
      吉里曼斯哼了一声,说道:「当然是有人在通风报信,不然我的行蹤绝不可能会被人知道的。往日我出门都带着很多卫士的,这次是临时来找天龙,所以也没有带多少人马,怎么他们就这么準确无误地得到消息,而且能及时地在这个地方埋伏,除了在我的人中有奸细外,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说到这里,吉里曼斯的眼中闪过一丝骇人的寒芒,低声对叶天龙说道:「如果查不出来谁是那个奸细,我要把这些人中有嫌疑的都杀了。」
      「什么?」叶天龙大吃一惊,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啊,为这一点小事居然就要杀自己的手下人。他到底有没有把手下当人看啊?
      左宰府的管家于勒连走到吉里曼斯的身边,低声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吉里曼斯的眼中杀机大盛,他对天龙说道:「天龙,我失陪一下。」随后就同这个秃头的男人一起往后面行去。
      叶天龙心中感到有些奇怪,这个秃头的管家到底发现了什么东西,让吉里曼斯这么生气?他方才注意了一下于勒连,知道这个家伙的实力的确很惊人,被击杀的黑甲骑士中有近一半的数目就是他的杰作,他手中的那把鬼头大刀真有神鬼莫测的功力,难怪可以当上左宰府的外管家。
      在众多城卫军的簇拥下,石义信来到叶天龙的身边,对他说道:「大人,其他三位提督大人来了!」
      叶天龙是第一次见到北督贾拉德,一个马脸的矮个子男人。贾拉德在两名面无表情的剑士护卫下来到叶天龙的面前,第一句话就是,「叶大人,要不要将这一带全部仔细搜查一遍?」
      贾拉德的声音和他的个子完全不符,粗犷而且洪亮,显出其精湛的内力。而他的第二句话更是让叶天龙知道这家伙的个性。
      「如果发现有可疑分子,一律斩首!」
      「冷酷无情的男人。」叶天龙马上有了这样的概念,如果他知道在艾司尼亚,贾拉德有着「屠夫」的「美名」,也许就不会感到意外了。
      看到石义信朝自己连施眼神,叶天龙点点头,拦住了贾拉德的脚步。
      「北督大人,此间的事情是沖小弟来的,自然让小弟来处理最好。」
      刚刚从温柔乡赶来的杰夫特和马可布威也不想看到这个屠夫在自己的眼前大开杀戮,纷纷出言赞同叶天龙的话。
      贾拉德悻悻地说道:「好吧,既然叶大人要自己处理,那么卑职也只好从命了。不过大人千万不要放过那些贱民,这些家伙都是欺软怕硬的米虫。」
      叶天龙正要回答,数骑宫廷侍卫飞马驰来,原来倩公主那一声将皇帝也弄醒了,连忙派人查问究竟。
      知道这个时候去见皇帝陛下,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一个男人的身上。
      叶天龙不禁暗自苦笑,匆匆交待了两句,将一切事宜托给石义信去处理,自己就往无忧宫去了。
      走的时候,本想把罪魁祸首的倩公主也抓去,不想这个机灵的家伙早已不知去向,溜到哪个地方躲起来了。
      「这个骚公主,臭小娘,跑得倒是挺快的!」无可奈何的男人只有在心中暗暗骂了一两句,不过想想她这次干的事情,倒也没有多少错误,而且老实说,她还应该是一个很香的小女人。至于骚吗?嘿嘿,女人在自己的面前不骚的话,岂不是说自己很没有魅力吗?
      就这样,叶天龙坐在马上,一会儿微笑,一会儿又咬牙切齿的样子让身边的人迷惑不解,又觉得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