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公寓鬼豔 更多>>
 

    公寓鬼豔

    时间:2018-06-11 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大概是卧床陌生的原因,我始终睡不着觉。于是我取出一本美国原版花花公子杂誌的玩伴女郎专集来慢慢欣赏。
    专集中的八月女郎叫做雪莉‧卡洛-丝姬,一头棕色及肩的头髮,脸蛋儿漂亮得无从挑剔。腰身细窄,两腿修长。雪莉的一对乳房浑圆而高挺,两颗小奶头微微凸出,它的玉腿之间夹着和头髮同色,而呈现扇形的阴毛。她正微张着性感的嘴唇,深情地注视着我。
    〔啊──艳丽﹑豪乳﹑纤腰﹑长腿的美女。〕
    介绍文中说雪莉在家中养了许多小猫,而将嫁给一位汽车推销员。我开始幻想自己就是那位幸运的男人,我要先吻雪莉的香唇,要吸她的小奶头要爱抚她的美腿。然后,我将胸膛紧贴它的乳房,用膝盖撑开她的两只脚,然后…
    我在幻想之中激起了慾念,只觉全身有点发热,男人的重要部份已然起了变化,正在这当儿,房间的电灯熄灭,冷风随即吹至。我伸手连接开关,一点效果也没有。猛抬头却见露台的玻璃门已打开,而一个凹凸分明的女人黑影侧身闪了进来。我的一颗心差点要跳出嘴外,因为临睡前我明明将所有门窗上锁的,怎么突然打开了﹖果真这个女的就是小罗说的那么一回事﹖
    小罗就是我的同事罗天星,和我都是单身汉。他住的是公寓小套房,时常对我抱怨说﹕「鬼怪每夜来骚扰,我真受不了。」
    「有什么鬼怪﹖」我抬头望望他,说道﹕「相信神鬼约有两种人,第一种﹑神经衰弱的人,第二种﹑智力低能…」
    「我两种都不是,我说的是事实,每晚都见到的。」
    「那么…」我想了一想「你一定是作梦,我绝不相信什么鬼怪的。」
    「我说的全是真的,那些女妖精在我房间跳来跳去。」
    我吸了一口长烟,对小罗笑着问道﹕「你会想女人吧﹖」
    「……。」小罗呆了半响,接着有些脸红地说﹕「我和你一样王老五,怎么不爱想女人呢﹖」
    「哈哈…这就对了,你想女人,想得过火,女人就变成妖精模样在你梦中出现了。」
    「绝对不是作梦。」小罗强调说﹕「我试过咬指头,每次都有疼痛感觉。」
    「那个女鬼…。」
    「不是那个而已,有时侯是三﹑四个一起来的。」
    我愈听愈好笑,将手中香烟按熄后,我又说﹕「那么…女鬼们在你房间做什么。」
    「什么都做。」小罗忽然神秘兮兮地轻声说﹕「有时候她们相互拥抱着爱抚,有时侯跑到床上来。」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忍不住大笑﹕「有这种好事,哈﹑哈…」
    小罗站起来,按住我的双肩,再次正经八百地说﹕「你别笑我,女鬼是确确实实的,闹得我整晚不能安睡。」
    我见他那付认真的表情,于是止住了笑,先叫他坐下来,接着我问﹕「好啦﹗就算是有女鬼吧,嘿,长得怎么样﹖」
    「都是年轻轻的,身段曲线玲珑,但是相貌总看不清楚,因为每次女鬼一出现,房中的灯光就自动熄灭,我怎么弄也弄不亮,但是一到早上,电灯又亮了。」
    「是有点邪门。」
    「我受不了,帮我找个房子,我要搬家。」
    小罗说的女鬼,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从来不信神鬼之类。因为果真有的话,我们何需警察﹖神不是憎恨罪恶嘛,请神去制裁歹徒好了。神鬼有超想像的能力,那怎么不去将伊拉克的海珊惩罚,消弭波湾战事?我自恃胆大,又听小罗说的是年轻女鬼,于是对他说﹕「暂时不用急着搬家,我替你捉鬼看看。」
    「你有办法?」
    「因为你硬要我相信,我就试试看吧﹗」
    「那…那你要怎么做﹖」
    我故意慢条斯文地,又喝茶又吸烟,片刻之后才说﹕「从今晚起,你到我住的地方来,我去你的房间睡看看,看那些女妖精能把我鸡巴咬了没有﹗」
    「嘘…」小罗示意我轻声,他说﹕「万一…万一你出了什么意外…。」
    「干,你老爸天不怕,地不怕,真有个什么万一,也算是我寿命该终,我写个字条,说明一切是我自己愿意的。」
    小罗惶恐戒慎地接过了我写的字条,协议成立。所以我就睡到他的房间来了。
    那女黑影进了房间后,回手将玻璃门轻轻关上。起初我有点不寒而慄,但是随即暗笑起来。我既然从不相信鬼神,那么这个女黑影又何必怕呢﹗房中幽暗。我定了定神,集中视力观察,隐约看见那女影子披着纱,足履轻盈,正一步步地走向我的床前。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微微移动了一下身体,却见那女郎在我眼前大方地褪下了睡袍紧接着﹒一声不响地钻进了我的棉被。我固然吃惊不小,但见她并没有危害我的举动,同时接触到的是温暖,弹性的肌肉,已然见猎心喜。阵阵脂粉香味传来,女郎将她的头贴在我的胸膛上,用舌头舐着。
    〔真舒服。〕
    我正陶醉在女人的挑逗中,突然大腿内侧被狠狠绞了一下,痛得急呼「渍﹑渍」。我警戒地翻身坐起问道﹕「你…你是谁﹖」
    黑暗中只见她雨点星眸望着我。
    我警戒地翻身坐起问道﹕「你…你是谁。」
    「我是女人,嘻嘻…。」她说﹕「你难道还不知道,一个健康,年轻的女人哩﹗」
    这个女郎进来时,虽然是在幽暗之中,但我可以肯定她是空手来的。虽然她不知使用什么邪法,能开启露台的玻璃门,但听她这么俏皮的回答,而且方纔又接触到了温暖的胴体,我心中再也不存一丝儿害怕了。
    〔管你是女鬼变的也好。〕我想着。
    「我问的是你怎么到我的房间来,你想做什么﹖」我问。
    「这不是你的房间。」女郎笑着说﹕「你比这房间的主人雄壮多了,你有更浑厚的胸膛,我一下子就感觉出来。」
    「你…你钻进我的被窝来干嘛﹖」
    「我来宰人啊﹗」
    「宰人?」我不解地问﹕「为什么﹖」
    「我是女屠夫,嘻,嘻…你害怕了吧?谁叫你进来这间红粉杀场,嘻…嘻…。」女郎嘻笑着,边将她的肉体贴紧我。
    我不得不试探道﹕「你拿什么凶器对付我﹖」
    那女郎缓缓地将嘴张开,俯下来含住我内裤的突出点,又拉住我的手,往她的私处摸去。「知不知道﹖」她浅笑着说﹕「这上下两张嘴就是凶器﹗」
    她这么一说,我乐得差点要狂呼万岁。原来这是一个性饥渴的女人,深更半夜跑来偷野食的。
    〔哈,哈,小罗,你给了我一趟好差事﹗〕
    我心里想着,立刻伸出禄山之爪,向那女人的奶子摸过去。「哇﹗」我赞声道﹕「好棒的大乳房,又圆又大又高耸。」
    那女郎并没回答我,只是身手俐落地脱着我的衣服,三两下就将我剥得光溜溜。我张开了双臂,那女郎立刻整个人投进我的怀抱。两具灼热的身子紧贴在一起,我感觉得到,那女郎的小乳尖正在渐渐坚挺。
    「哦,呵…哦…。」女郎急促娇喘着。
    我一手环抱着那女郎的腰肢,一手则在慢慢的向下移动着。当我的手移到了她那丰腴滑嫩的大腿上时,立刻插进了两人的身子之间。由于我和她贴得如此之紧,所以找先要吸一口气,使自己的腹部,缩后一些,出现了空隙,我的手才能插进去。
    然后,我的手背贴住了那女郎的小溪。继续向下移着,那女郎仰着头,任由我吻着她。她鼻孔翕张着,双颊粉红,她的一双妙目,发出勾魂摄魄的光彩来,她嘴唇掀动着,像是讲些什么,但是,结果发出来的,却只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
    「啊… 啊…嗯哼…」
    我的手继续向下移,终于停在那美人儿的双腿之间。那是任何女人全身肌肉最诱人,最稚嫩的地方。女郎的气息更急促,她不再仰着头,而是俯下来,轻咬着我的肩头。我也感到急不可待了,于是突然翻过手,托住了她的右腿,向上抬了一抬。那女郎发出了一下近乎欢呼的声音,她雪白的玉腿,被我抬了起来,腿弯恰好挂在我的臂弯上。突然之间,自那女郎的口中,发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来。
    「嗯呀…啊呀…哼…」
    从那种声音听来,她又像是痛苦,又像是快乐,或者说,那是痛苦和快乐的混合。
    「啊…嗯…」
    她的头再复仰起来,它的长髮向后垂,她的身子在我的身上推擦着,她喘息着,道﹕「你…你…」她并没有讲完她要讲的话,便又伏在我的身上,紧紧地搂住了我。我的身子向前倾,那女郎的身子又软得像没有骨头一样,随着我的前倾而向后倒去,终于两人一同倒在地上。
    我双手撑在地毡上,这时,我倒此较冷静,能够有心情来欣赏那女郎了。房内虽然只有一点儿由外面透进来的光线,但是我多少看得出来那女郎的全身,美好得如同一整块白玉一样,这时,她轻轻地咬着下马,妙目微开着,她的喘息声渐渐加剧﹕「啊…嗯﹖…哼…你…我…我养…啊…﹗」
    她转动着身子像是想逃避我的怀抱。但是她那种扭动,却又恰好配合着我的搂拥,令我感到无比的刺激,和从来未有的乐趣。我深深地吸着气,有生以来,不如玩过了多少女人,但是没有一次,像这样陌生而唐突,令我感到如此之快乐。我再次吻她,她已不再咬着唇,却发出一阵阵呼声来,我微微托起了它的腰,那女郎的低呼声更是蕩魄蚀魂﹕「嗯…亲亲…嘘…我…我爱…啊…亲呵…亲亲…好强壮…。」
    我侧过头,轻拥地咬着美人儿线条极之优美的小腿,令她的呼叫声更连续不断﹕
    「啊…啊…嗯…爱…亲亲…逗﹑逗得我…我难过…哼…嗯哼…逗﹑逗得我…我心养…养养的…你是…是好男人…啊…真美的…感觉…啊…我…我的亲亲…里面…养…养丝丝的…嗯哼…」
    突然,那女郎的双手,勾住了我的颈﹑我的身子下沉。那女郎的娇躯几乎对折了过来,当我和她的胸脯相贴之际,我已经控制不住,像疯了一样﹗我急促抬起屁股,狠狠的抽送。女郎又叫着﹕「我的…小穴心…感到…舒服了…哎呀…哎呀…嫩穴…舒服…」
    从那时起,真正的接近狂风暴雨了。那女郎不再是低哼,而是肆无忌惮地呼叫着﹕「啊…快抽送…好舒服…用力一点…最美…上天了…哎呀…怎么…这么好…我的…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滑出来了…哎…嗯哼…」
    她白晰的身子,像是一条离开了水的鱼儿一样,跳着,转着,迎合着我。
    「咬呀…好涨呀…顶得我…好舒服…哎呀…入死人了…怎么…这么涨…得利害…小嫩…小嫩…要…要裂了…怎么会…怎会…这么…哎呀…哎呀…入坏了…小嫩穴…装不下…大…大阳物…好涨呀…穴…穴要…裂了…」
    「叫你试试真正的大男人。」我笑道﹕「哈,哈…。」
    「啊…好…好哥哥…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嫩穴…要…插通了…我的…小穴心…啊…要开花了…亲达达…用力顶…我的…穴心…好舒服…」
    我的手指,在她身上每一寸地方,都轻轻捏过,然后又吻着那些地方。天地间像是什么都不存在了,只存在着我和她两个人,只有我们两个﹗
    「哎呀…这一下…要入到…心头上了…小嫩穴翻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了…啊…真出来了…女郎歇斯底里喊着。」
    我也跟着跑了出来,接着是一片空白。这一大片空白,是无比的欢愉带来的只有在享受到了极度欢愉之后,脑中才会有那样的空白──实际上是充满了欢乐。
    我伏着,可以感到那女郎是在急速地吸着气,她的胸脯和小腹都在急速地起伏着,我在过了很久之后,才在那女郎的耳珠旁轻吻着。
    那女郎也再度发出甜腻的声音来,它的手指在我的腹际,轻轻地爬搔着,道﹕「你看看,我们现在是什么地方。」
    我抬起了头,不禁呆了一呆。我们双双倒下地去的时候,是在卧床的附近,可是现在,我们却已来到了浴室的门口﹗
    当她柳腰款摆之际,等于是她的腹和我的在轻轻地,不断地磨擦着。而且,我也感到了那女郎的小腹在作有规律的收缩,而每一次收缩、都令得面上的春意,又越来越浓。
    那种快感来自刚才的疯狂之后,所引起的感觉,更是奇妙无比的,而女郎面上的春意,又越来越浓。她那种饥渴的眼神,足以令得八十岁的老翁,也想奋起来尽力满足她的饥渴:何况我是壮健如牛,正当盛龄的男子!
    那女郎的动作,使我很快就有了反应。我先是紧握着那女郎的手背。突然之间,我用力冲顶进去,令得那女郎又呼叫了起来。
    「啊……」这一次,那女郎的呼叫声,比刚才更来得微底。
    然后,又一次疯狂,又一次脑中只剩下一片空白,身子像是漂浮在云端一样。
    「啊……你……又来了……啊……穴里面……痒……好……哥哥……好亲亲……入重点……哎哟……顶进去些……」
    那是十分幻妙的感觉,身子真像卡在云端一样,所碰到的一切,全是那样轻,那样滑,那样柔的。我的身子,轻得像是只用手指稍微向下一拍,就立时可以飞起来一样。恍惚之间,我真的飞了起来。在云端逍遥。
    醒来的时候已经早上八点多钟,匆匆赶到公司。小罗迫不及待地附在我耳畔问道:「昨晚怎么样?」
    「来了一只你说的女鬼,搞得我差点虚脱,嘿,嘿……倒是叫我爽死了,嘿……。」
    「那……那女……」。小罗结结巴巴地又说:「那……和你真的来……?」
    「还会假的,呵,呵,还不止一次哩!」
    「她们待我不一样,只是将我戏弄取笑而已,而你却……。」
    「这是因人而异的。」我接着说:「你只是无意中住进了红粉屠场而已,罪不该死。而我是存心要去抓鬼的,所以就得接触她们的屠宰武器了。」
    「你怎么放过那女鬼呢?」
    「因为只来了一只,你不是说有好几只吗?我要将她们一网兜收。」
    「嘻……。」小罗笑道:「你真胆大,你要怎么做呢?」
    「女鬼来的时候,电灯真的打不亮,今晚我要想办法先照出她的容貌,我自有打算。」
    到了晚上,我将一只手电筒偷偷藏在枕头下。然后我到巷口麵摊切了些小菜,自己喝光了一瓶绍兴酒,约莫十一点,我回到小罗的房间,将所有电灯熄灭之后,我全神贯注观察露出的那扇玻璃门。
    可是这一次来得更古怪。放在衣柜上的那只小型收音机,突然播出了音乐。
    我转头回望过去,赫然发现长沙发上隐约有两个女影子。其中一个坐在沙发的扶手,而另一个则斜身躺着。
    这两个女郎是怎么进来的呢?我惊奇不已。连忙伸手去按床头的电灯开关,只听「卡啦,卡啦」几声空响,电灯又失灵了。
    两个女郎不约而同的发出「吃,吃。」的嘻笑声。我随即醒悟过来,原来那收音机使用的是乾电池,而整个房间的电力系统一定被切断了。
    「你真有胆量。」我听出是昨夜备我压在底下的女人的声音:「已经放过你一夜了,嘻,嘻……想不到你竟还敢再来……。」
    「真是不要命的家伙。」另一女郎说:「呵,呵,居然还带手电筒呢!呵,呵……。不知道要照什么呢?」
    「她怎么知道的?」我一面这样想,一面回答道:「当然是要照妳们的真面目啰!」我大胆地回答:「看看你们到底是人是鬼。是人的话,大家同类,谁也不怕谁。是鬼的话,我就让妳们搞死,变成鬼后,再和你们大斗一番。」
    两个女人咯咯娇笑,手牵着手,一步一舞地往我床边走来。又是昨夜的那女人声音说:「我们不是什么鬼,也不是什么人,哈,哈,哈,我们是女屠夫,而你是待宰的牺牲品,哈,哈,哈……是你自己来送死的。」
    「相命的说我寿比彭祖,你们弄我不死的。」我坐起身子,朝着她们的方向故意说:「不要说来两个,就是二十个我也不在乎。」
    那两女郎都只披着轻薄的纱衣,一面轻声笑着,一面走过来。
    我横下心来取出枕头下的手电筒,冲着她们的面,用力一按,同时大声叫道:「看我的照妖镜……!」
    手电筒并没有发出预期的光亮来,只见那两女郎捧腹大笑,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哈,哈……里面的……哈……乾电池……哈……装……反了……哈……。」
    我又连拍了手电筒数下,这才想起,一定是让她们动过手脚了。正想打开电筒的底座重新再装,那两个女郎已大笑着一把夺去。接着,两个人同时抖了抖肩膀,让那薄纱衣滑下来。
    藉着窗外进来的微弱月光,我看见她们的身上是全然光溜溜的。新来的这位,此昨夜那女的略微娇小,但是胴体上的凹凸一样是非常分明。
    「来吧,命就是这么一条。」我说:「看你们怎么把我宰了?小生这厢有礼,大胆请教两位女侠芳名……。」
    两女摀嘴笑了一阵,终于昨夜来过的那位说:「我叫春梅,她是夏兰,我们还有另外两位……。」
    我不等地说完,抢着接口道:「另两位大概就叫秋菊和冬竹了,春夏秋冬,梅兰竹菊,亏你们拿麻将牌来做好名字。」
    「是又怎么样,看我们不把你宰了!」
    夏兰说着,已伸出她的手,按在我的肩膀上。我双腿一伸,出其不意地将两位女郎都勾翻在床上。趁着她俩﹁吃,吃﹂笑个不停的当儿,我匆匆忙朝着夏兰压了下去。立刻不顾一切地挺动起下体来。
    但是这样胡乱冲顶,都对不正路子,不是滑在她的肚皮下,就是横在她的大腿边,我感觉非常好笑又刺激。
    「妳看……。」
    「别急。」夏兰说:「先和它亲亲嘴。」她指着她的肚下,对我说:「亲过嘴之后就好进去了。」
    她刚说完,立刻两人合力把我按住,夏兰分开双腿,将她那毛茸茸的玉户贴近我的嘴来。我鼻中闻到一股腥味,嘴边是湿淋淋的肉缝,只听夏兰娇叱道:「多亲它,把流出来的水吃掉,嘻,嘻。」
    我的四肢被她俩控制得死死地,祇能听命地张嘴将夏兰的小玉户轻轻含住。
    当我伸出舌头碰到牠的肉蒂时,她立刻起了一阵抖颤,肉紧地呼叫「哎……哎呀……好美呀,快……快吸……伸进去……哎呀……哎……。」
    春梅在一旁推波助澜,说:「快吸呀,先斗完夏兰,再来和我,嘻,嘻……。」
    我照她俩的意思做着。夏兰的两腿乱伸乱抖,她的下体打着转,使得我气都喘不过来。但是却越舐越有味,我尽力将舌头伸进那烫热的肉缝之中。
    「啊,啊,啊……。」夏兰迷乱地叫着。她将粘腻而滚烫的淫水灌进了我的嘴里。我每吞下一口,她就「哇啦,哇啦……」大叫一阵。
    突然,她发疯似地将我一下子推倒,我陷入手足无措之际。